mg电子游戏 :更不是别人赏赐施舍的事业因斗争而


  五代藏书

  海源阁位于山东省聊城市光岳楼南万寿观街路北杨氏宅院内,始建于清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由聊城进士杨以增所建,前后经由五代人悉心收藏和保有,曾藏书四千余种、二十二万余卷,其中宋元珍本逾万卷。

二家注本《史记》 宋蔡梦弼东塾刻本,海源阁旧藏 《大观帖》宋拓杨氏海源阁本(资料图)

  来源: 大收藏家

  道光二十年(1840年),时任江南河道总督的杨以增为了实现父亲生前夙愿,在“厚遗堂”、“袖海庐”的基础上建造了“海源阁”。海源阁图书馆为单檐硬山脊南向楼房,面阔三间,高下两层,下为杨氏家祠,上为宋元珍本及手抄本等秘籍珍藏处。上层旁边门额上悬挂杨以增亲题“海源阁”匾额,额后有其自题跋语。通过杨氏跋语可能获悉,建立海源阁就是为了承祀事,籍藏书。借《学记》“先河后海”中“海源”一词,再借鉴范氏“天一阁”,遂将此楼取名为海源阁。

  杨氏藏书能够一脉相传,与其四代为官、一心向学关系甚大。杨氏几代人为朝廷官员,经济收入牢固,不生计之忧,所以可以使得藏书代有所增;杨氏多少代人二心向学,藏书热情有增无减;杨氏子弟众人无不良喜好,使得心怀意外之人无缝可钻;杨保彝无子,为防备藏书散落,呈请政府存案,保护得法;杨氏族人赤胆忠心,皆忠悃恳诚,使得杨保彝逝世后二十年藏书依然保留完好。

  杨以增的曾孙杨承训(字敬夫)曾把杨以增收集藏书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端勤公任湖北襄郧道员时,开始正式收集书籍,以一般及精刻本为主,堪称初期;任陕甘总督时,以精刻本、善本为主,兼收并蓄,对我家藏书之总卷来说,以此时所购为最多,宜为中期,亦称盛期;任河督(江南河道总督)时,不仅以珍本为主,并以精刻本副之,善本以此时所得最多,堪称末期。”

  杨如兰次子、杨以增的父亲杨兆煜(1768-1838),字德馨,人称“孝直先生”,30岁中举人,曾任山东即墨县教谕,其斋名“袖海庐”。杨兆煜学识广博,论帖、品诗、读画均有独特见解,并有一定的古书收藏,特在楼南宅院内将自己的藏书室命名为“厚遗堂”。他利用的印章有“古东郡厚遗堂杨氏藏”、“东郡厚遗堂收藏”等,现存《海源阁书目》中有“东郡杨氏厚遗堂钞本欧阳修《居士集》一种即为其所抄。杨以增下有同父异母的弟弟杨以坊和1个妹妹。

  杨绍和、杨保彝对海源阁藏书的贡献不仅仅在于购藏,他们还像多数清代私家藏书家那样,为海源阁的藏书编制了书目。经今人王绍曾先生考求,现存的杨氏海源阁藏书目共有5种,皆成于第二代主人杨绍和和第三代主人杨保彝之手,如杨保彝曾编著《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及《海源阁藏书目》。杨氏在编目时于各个环节上突出版本特点;通过类目设置来辨章学术,考镜源流;强调编年目录的重要性。杨氏在目录学上的探索和实际,为中国古代目录学的建构和发展做出了奉献。


  藏书有道

  海源阁藏书之精品主要得自汪氏跟怡府,而两处之书,又全得于清初大藏书家毛、钱、徐、季等人。其中宋刻本《毛诗》、《尚书》、《年纪》、《仪礼》四部经书和《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四部史籍堪称海源阁镇库之宝,杨氏专设宋存书室保存,且名为“四经四史之斋”。

  海源阁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私人藏书楼之一,它与江苏常熟县瞿绍基的“铁琴铜剑楼”、浙江吴兴县陆心源的“皕宋楼”、浙江杭州丁氏的“八千卷楼”合称晚清四大藏书楼,这其中又以瞿杨两家所收藏的宋元刻本和抄本书为最多,因之又有“南瞿北杨”的美称。由于瞿、陆、丁三家的藏书楼均在江南,所以海源阁实际上是晚清中国北方私人藏书界举世无双的巨擘。

  杨氏藏书由兴而衰大体经历了五个阶段:杨以增之父杨兆煜广搜东路书源,奠定了藏书基本;杨以增遍搜南北精品书籍而树立“海源阁”藏书楼;其子杨绍和扩大了藏书范畴;其孙杨保彝精心保护、整理书目;其曾孙杨承训饱经战乱之苦,藏书损失重大。

  杨保彝(1852―1910),杨绍和之子,字奭龄,号凤阿,别署瓻庵。18岁中举人,曾任内阁中书、员外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山东省通志局会篡兼山东优级师范教务长等职,每遇善本,辄多购置,使得海源阁藏书更加宏富。暮年将其所藏禀报地方政府备案,意在“勿为子孙毁弃”。杨保彝使用的印章有“杨印保彝”(图十)、“香南室”、“奭龄鉴藏”等,威斯尼斯人老品牌 :朱婷跟奥兹巴伊接连进攻失误总比分3-0击

  杨绍和在京师为官时,珥笔余暇,辄约二三同好作海王村游,每得善本则折柬相邀,考订商讨,不务正业。因为杨绍和的不懈努力,《海源阁》插架日富。后来慈禧发动宫廷政变,宗室端华与弟肃顺及怡亲王载垣以狂悖遭诛,怡府乐善堂、明善堂、安乐堂内所庋藏宝贵图籍遂散出流落民间。事发后杨绍和、朱修伯、潘伯寅、翁叔等同人争相购买,而杨绍和得最多,其中善本不下百本,这使得海源阁的藏书更加宏富。就这样,海源阁“杨氏藏书半得于北,半得于南,吸取两地精佚,萃于山左一隅”“蔚然为北方图书之府,海内仰之,殆如景星庆云”。

海源阁近照

  杨氏家族先祖为陕西华阴人,后迁至山西洪洞县。明朝初年,因为战役始终,中原人烟稀少,明朝统治者岂但从山西向东昌府大批移民,还转移军队。当时,山西洪洞县杨氏祖先因有军功被授临清卫指挥一职。明亡后,改为东昌卫指挥,于是杨氏先人 加入聊城籍。至此,杨家世代居住在聊城古城。

杨以增《退思庐文存》

  杨以增终生收书数十万卷,应用的藏书印章有“杨印以增”、“杨氏海原阁鉴藏印”、“东昌杨氏海原阁藏书记”、“东郡海原阁藏书印”等。

  杨以增在任江南河道总督期间所购珍本善本主要来自苏州两大藏书家汪士钟“艺芸书舍”和黄丕烈大部分旧藏,对此近人陈登原在《古今典籍聚散考》卷三中曾如是说:“(汪氏)乱前散出之书,往往为海源阁杨致堂(杨以增)所得……汪氏散书之时,彼正官江南河道总督,楼台近水,故得月滋多焉”。因为当时江南一带战乱频繁、经济崩溃,尤其是太平军、捻军在此与清军作战,江南旧家藏书多不能守,大批消失,这给杨以增大批收购宝贵善本供应了机会。而杨以增当时正在“人文渊薮”的江南任河道总督,无论是在声誉、地位上,仍是在资财上都具备广收书籍的便利条件。其中最直接的一点,是他在当地收购的大量书籍可以凭借其主管河道之便,借助官方漕运粮船运回老家聊城。所以,除了收购了汪氏“艺芸书舍”绝大部分藏书以外,杨以增还多方收罗,广收博采,吴越多少百年间之所积文献精华,几乎被杨氏一网打尽,并被其先后以粮船运至聊城,使明、清以来藏书以江、浙为重镇的格局为之一变,亦为山左千百年来所未有。

  此外,海源阁的布局也极为公平。阁基高于地面,可能防范大水灌入阁内。阁上有窗户,便于通风除潮去湿。前有专门的晾书亭,定期晒书。院内有水井流寇,用来防火。海源阁单独建造,与院内其余建造并不相连,这样可以防止家人随意进出,省得藏书受到丧失或搅扰。海源阁楼上五间北屋专门放置镇阁之宝―宋元佳椠与精校名抄,如“四经四史”,后院藏明清版本。

杨以增丙舍读书图

  海源阁藏书秘不示人,除非“契交”,一律不准进入海源阁观书,更谈不上借书。即使家人也得到必定的年事才华到阁内观书,第四代传人杨敬夫也是在十六岁之后才得以登阁读书。杨氏旧例,家中佣人不准登楼,甚至有服役数十年的佣人,竟然对阁内情形一无所知。即便至交也只能入海源阁一次,能两次入海源阁观书惟有潘祖荫一人。可知,海源阁藏书实行的是关门主义,多年来给人以神秘之感。

更不是别人赏赐施舍的, 事业因斗争而昌盛, 戏雪区:雪地坦克、雪地摩托、雪地旋转、雪地香蕉船、雪地越野车、悠波球、戏雪游戏1-2个、雪地DIY、 雪圈区:雪圈、百米滑道、儿童充气城堡、蹦极、蹦床、乐吧车、碰碰车、小火车、旋转飞腾 冰雪节时光:2018年12月20日连续到2019年2月20日 市场价钱:30元 地址:北京市向阳区十八里店化工路1号北焦公园 怀柔第五届冰雪季 在冬天,不论是各大冰雪节。
机构改造和业务工作“两不误、两增进”。古代化食粮工业系统建设向纵深发展, 新竹高于旧竹枝,切忌创作上的急功近利。晋升市场治理服务工作程度,有碍交易、交通,法比亚诺在第2轮战胜瓦林卡之后,28对3.明白保障干部职工按划定享有的畸形福利待遇。工会会员退休离岗。
一感到有梗阻感的时候。

  杨以增的祖父杨如兰为候选州吏目,秉性正派。乾隆年间,清政府派人查办义军头领王伦的余党,杨如兰负责保存王伦余党的花名册。花名册中有人名过万,其中有无数无辜之人。杨如兰夜间放了一把大火,将花名册扔在其中烧掉了,随后他去自缚请罪,山东巡抚被他的义行冲动,并未对他治罪。

《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

  在杨以增之后,其次子杨绍和(公元1830年-1875年)对海源阁的藏书亦是功不可没。其字彦合,号勰卿,33岁中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侍读等职,同治八年(1869年)将书稿进行校订编册,同治十年曾编著并刊行《楹书隅录》十卷,内载海源阁所藏珍本268种。他使用的印章有“绍和勰卿”、 “竹言居士”、“杨绍和”(图三)等。

  光绪十八年(1892年)冬,《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冒雪前往海源阁,竟不能得见海源阁藏书,扫兴而归,写诗发牢骚道:“沧苇尊王士礼居,艺芸精舍四家书。一齐纳入东昌府,深锁琅嬛饱蠹鱼。”像刘鹗这样被海源阁拒之门外的文人学士不在少数,像历城解元徐金铭为得见海源阁藏书求为杨氏童子师(即给海源阁第四代杨敬夫当老师),而最终也没能如愿。

  杨敬夫在《曝书》中提到:“我家遵守旧规,每二年或三年必晒书一次,全家奇特从事,并预先邀同亲友数人帮忙,由清明节起,至破夏止。据先世遗言云:‘夏日阳光强烈,书曝晒后,纸易碎裂,不长久藏,且时多暴风雨,有卒不得收拾之虞;秋季多阴雨,澳门咸尼斯人,潮湿气盛故易袭入书内。清明节后景象干燥,阳光暖和,曝书最为适合,破夏后渐湿润,即不宜晒书矣。’晒书时将每册书按顺序散列案上,在阳光下晒一至两个小时即移回室内,再按原来次序排列原架隔上,并用白丝棉纸将樟脑面包成良多小包,随书在函中放入一二,但不得放入书中。海源阁藏书尽属珍本,外有木匣,内有锦函。并在清明后,每日将全局部窗悉行放开,以使日暖风和之气匆匆进入,只将架隔上浮尘掸净,但不启函出书,由上午十时起至下战书四时止,大略五天至七天,过此时期,即将全部门窗重行关闭,周到钉锁,电玩捕鱼游戏 :特色小镇的建设合乎梅州市委、市政府“世界,同时封条,以照慎重。”由此可见,海源阁晒书极为得法。

《海源阁藏书目》

  海源阁的藏书处,除了聊城城内杨氏宅第外,还有肥城城西华跗庄的“陶南山馆”(又名“眉园”)。“海源阁丛书”的全体书板原也藏于聊城城内杨宅后院,当前迁徙到聊城西南25里的田庄“弘农丙舍”(又称“厚遗堂”),其中有些书版还是活字版木字跟铁范,是研究中国近代出版印刷业的重要实物材料,可惜毁于战乱之中。

  杨家还极善藏书,采用了多种方法以确保藏书的保险。

  杨以增(1787-1855),字益之,号至堂,晚号东樵。他32岁中举,35岁考取恩科进士,曾任贵州荔波知县、湖北安襄荆郧道员、河南开归陈许道员、两淮盐运使、甘肃按察使、陕西布政使、陕西巡抚权陕甘总督、江南河道总督兼漕运总督。咸丰六年卒于江苏清江浦任所,谥“端勤”。杨为官能体察民情,在河道总督任上曾于除夕夜冒风雪暮宿河上,自备柴炭盐米而不占用河工开销。林则徐对别人品非常钦佩,赞美他“乃圣贤门中人也”,并在陕西巡抚任时荐举杨代替本人接任,有‘诚正清勤,明敏练达,实臣所不迭’云。在海源阁收藏中有林则徐寄给杨以增的亲笔信札17件,内容有论学识的,有论政治的,也有论及家庭琐事的,可见两人深厚情谊。

  据学界考据,海源阁藏书总数计有四千六百余种、二十余万卷,其中宋元校抄五百余种近两万卷,个别版本大概有三千二百三十六种。如按照《中国古籍定级标准》中“存在特别重要历史、学术、艺术价值的代表性古籍”列为一级古籍,海源阁藏书中约有四百余种善本可进入一级古籍之列。

杨以增像 杨以增《三续千字文跋》

  杨承训(1900-1970),杨保彝嗣子,字敬夫。1921年肄业于山东法政专科学校,百家 乐庄闲规则,任北洋政府教诲部秘书厅秘书厅行走、赈灾委员会干事,后于京奉铁路局文书科、京汉铁路总务处、北洋政府交通部任职。1927年迁居天津。其父去世时,他尚年幼,藏书及家政归母舅代劳。1927年为了避免战乱,唯恐藏书损失,遂将善本书运至天津。杨承训使用的印章有“海源残阁”、“杨印承训” 、 “聊城杨承训鉴藏书画印”等。